上海踩踏事故“后退哥”:后退的声音是笔财富

1月1日,一段视频在网络流传,视频记录的是踩踏事件发生时,外滩观景平台上有数名年轻人大声喊“往后退”,不断给人群予以提醒。这些年轻人被网友称为“后退哥”。
1月1日,一段视频在网络流传,视频记录的是踩踏事件发生时,外滩观景平台上有数名年轻人大声喊“往后退”,不断给人群予以提醒。这些年轻人被网友称为“后退哥”。

两天来,外滩事故的亲历者受访回忆起那场可怕的事故时,几乎都提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声音:“后退!”“后退!”正是这个简单的词汇扭转局面,挽救无数人的性命。

事后,网友给这个群体取名为“后退哥”,多方信息显示,事发时现场齐声喊出“后退!”“后退!”声音者大约有上百人。

昨晚新京报记者辗转找到了他们中间的一人,吴登民,1981年出生,现为上海一旅游公司的主管。事发时,他处在现场最中心,就快要被人流压倒,于是大声向站在高处的年轻人喊:“快喊(后退)!”“快喊(后退)!”他不确定自己的声音是否被听到,但随后那句救命的“后退”声开始齐整,更多人一起大喊,厄运终于至此止步。

昨晚,在一家快要打烊的快餐店,新京报记者对话吴登民,他原本不愿再回顾这起事故,更重要是不想让远在湖北的父母知道他曾经历生死,但终究觉得,扭转事故的这句“后退”声是笔财富,应该被总结和铭记,于是他坐在了记者面前。

“没想到危险发生了”

新京报:你当时为什么去外滩?

吴登民:因为跨年嘛,几个在上海的要好的朋友决定聚一聚,于是当天约到了一起。一共8个人,先是去一家湘菜馆吃饭,后来决定去唱歌,但到了KTV之后,人太多了,已经没有地方,有个朋友说外滩有灯光秀,于是大家决定去外滩。

新京报:你到外滩是几点?你意识到情况不对又是什么时候?

吴登民:我当时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多,此时南京路上的人就很多了,因为最佳观灯位置是观景平台上,大家还是决定往那边走。此时,走路已经比较困难了,人挤人。

走到陈毅广场上时,人基本上已经很难自由走动,我意识到可能会有危险。我的个性一直都是比较理性冷静,老婆经常说我,怎么也不见我生气。

新京报:感觉到危险后,你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吴登民:我觉得靠墙边应该比较安全,于是就抓住老婆的手,她后面牵着另外3个女同伴,就这样手拉手,大家挪到前方的墙边。此时,另外3个同伴已经走散,人太多了。

我当时距离登上观景平台的台阶大约就是15米左右的样子,这时接到其中一个走散朋友的电话,他已经走到了观景平台上,他手机开着闪光灯,一边打电话一边朝我们这边挥手,于是我们还是决定上观景平台,毕竟那个地方才是最好的观景位置,当时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危险。

新京报:上了台阶以后呢?你是什么时候陷入危险当中的呢?

吴登民:很奇怪,当时台阶上的人流好像突然一下子松散了一下,不是那么多人,而且大多数人都是往上走,我就沿着墙根,抓住老婆的手,顺着台阶往上走,大概15秒左右的时间就到了观景平台上,没想到危险发生了。

那时,我和老婆刚刚走到观景平台上,突然就听见好多人说,要下去、要下去,人流就像大水冲下来一样,把我们一下子冲下去,人被倒着挤到台阶中间的平台上。(事发地是一个17级台阶,第一级台阶8步,第二级台阶9步,两级台阶中间有个一米多宽的小平台)

因为我们是往上走的,人流冲下来时,完全没法转身,都是被倒着冲下来,到平台时动不了了,特别无助。

“快喊,快喊”

新京报;你感到无助时,你和你老婆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吴登民:我还抓着她,老婆前后都是两个大个子,她被夹在中间动弹不得,她跟我说:“老公,我呼吸不过来”奇怪,我当时很冷静,我告诉她,你万一倒下了,一定要把头护住。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如果两个人都有事,我会保她留下来。

新京报:怎么保护她呢?

吴登民:我看见在老婆的前方,有个人正死死抓住墙边的护栏,那个人特别魁梧,他应该是安全的,我想如果有事,我要拼最后一把,把老婆推到那个人身边。事后老婆告诉我,其实她当时已经抓到那个人的衣服。

我在我老婆的后面,被前面的人挤着,倒着身子,已经40度左右的向下倾斜,如果人再往下挤一下,我就完蛋了。

新京报:那你是怎样化险为夷?又是怎样让大家喊出来后退后退的呢?

吴登民:我看见观景平台的墙上站了好几个年轻人,其中一个人穿着灰色衣服,他们正做着手势,示意大家往后退。我觉得这样没用,就大声朝他们喊“快喊”“快喊”。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

吴登民:他们已经在指挥大家后退了,但是应该喊出来才管用,求生的本能让我冲他们大喊,让他们快喊、快喊。我特别害怕,后面已经有人被压住,有人在惨叫,我觉得是一种求生的本能。

新京报:有效果吗?

吴登民:我也不知道他们听到我的声音没,兴许压根就没听到,但是有几个人开始喊“后退”,渐渐地,“后退”“后退”的声音越来越大,更多的人加入,大家一起喊,往下冲的人流终于止住了。

新京报:你得救了?得救以后你做了什么?

吴登民:对,往下压的力量退去,一个人把我拉了一把,我终于能够站直。接下来,我见那群站在上方墙上的年轻人开始往上拉人,我扶着我老婆,请求把我老婆也拉上去,一个小伙子伸出了援手。

“我想拉几个人,能拉几个是几个”

新京报:你老婆获救后你也想跟着爬上去?

吴登民:没有,我老婆被救上去后,特别着急,冲着我喊,赶快上来,赶快上来,但这会儿,我已站在墙角下,抓住了台阶边上的护栏。

我跟我老婆说,不要紧,我这里很安全,没有事。我想拉几个人,能拉几个是几个。

新京报:为什么要这样?你怎么拉人的?你拉了几个人?

吴登民:我本身就是被别人拉了一把,毕竟我是一个男人。接下来,我右手圈住栏杆,左手上前拉。我觉得这样既能保证自己安全,又能救人。救了几个人,记不清了,真记不清,但记得拉过来都是女孩子。

新京报:哪几个人印象深刻?

吴登民:有个女孩子,披肩长发,20多岁的样子,我把她拉过来后,她说,“不行,我站不起来”,她双腿已经被挤得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我说不行,你必须站起来。

新京报:当时是一个什么情形?

吴登民:前方都是被压的人,人几乎是被堆起来的。记得有个老外,黑人,很年轻,把这个女孩拉过来时,她好像受惊吓过度,就像落水求救一样,双手乱抓,死命地拽着我。这时候警察也赶到了,更多人开始救人。

新京报:终生都没法忘记这个场景?

吴登民:是的(很痛苦),我们拉出来一个女人,当时身体就像一摊泥一样,我摇她,身体软软的,台阶中央的平台上这时空出一块地方,我们几人就把她往外拖,放在平地上。

人已经不行了,之前在公司曾经有过培训,我给她做心脏复苏,使劲按压胸腔,但无济于事。旁边有人说要掐人中,于是又掐,用很大力气,还是没效果,有人说要扶起来抖,还是不行。

新京报:很沮丧?

吴登民:是的,当时还有人说,应该人工呼吸,她的同伴做了,我教她,要先深呼吸,然后再人工呼吸,做了一会儿,还是没能醒过来。

“那声音是一笔财富”

新京报:当时现场是怎样的?

吴登民:这时我就听到前面很多人在数秒,前方大概也就10多米的样子,5、4、3、2、1,人们大声数新年倒计时,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这边出事了,反正我当时特别的沮丧、很无望的感觉,筋疲力尽。

新京报:因为什么?

吴登民:你想想看,那边是一个很欢乐的场景,只是相隔这么点远,就在这个小的平台上,一个姑娘再怎么都救不回来……(沉默数秒),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情形。

新京报:再见到老婆是什么时候?

吴登民:一个多小时后,因为现场手机没有信号,走到附近的四川中路手机才有信号,终于拨通了她的电话。

新京报:这次再见面是不是很不一样?

吴登民:没有,不是想象中的那种劫后余生、相拥而泣的感觉,我说:老婆,我们今天捡回来一条命。反倒是我老婆特别感激我,她说:老公,要不是你,我就没命了。后来她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大意是感谢老公,说我是她的精神支持。我看了之后,很幸福。

新京报:这两天睡得怎样?

吴登民:不怎么好,白天还好,闭上眼睛,就会想到当时的情形,我拉起来的那几个女孩,特别是那个怎么都救不活的胖胖的女孩。

新京报:还会再去外滩吗?

吴登民:肯定会去,但不是人多的时候,我跟我老婆说,以后再也不会去人多的地方,不仅我不去,也不会让亲人和朋友去。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们我的亲身经历,但会告诉他们,如果要去,你看,上海外滩的踩踏就是教训。

新京报:现在怎么看“后退”这个声音?

吴登民:如果不是这个声音,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后果,当时的情况是,大家整齐地喊后退时,往下冲的劲儿好像一下子就收住了,其实这个时候,除了已经被压倒在地上的,其余在台阶上的人基本上都是压着倾斜着,就像一个倾斜的翻斗,再来一点力,估计就全倒了。

今后如果遇到类似的情况,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个声音:“后退”,千万要冷静。对我个人而言,这个声音是一辈子的财富。

如果不是这个声音,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后果,当时的情况是,大家整齐地喊后退时,往下冲的劲儿好像一下子就收住了,其实这个时候,除了已经被压倒在地上的,其余在台阶上的人基本上都是压得倾斜着,就像一个倾斜的翻斗,再来一点力,估计就全倒了。——吴登民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谷岳飞 崔木杨

(原标题:“后退哥”吴登民:后退的声音是一笔财富)

编辑:SN123


纽约跨年警察如何防踩踏?

纽约时代广场大苹果降落迎新年的活动搞了多年,但未闻有重大人员踩踏事故发生,这是为什么?说穿了,每年搞这类活动,政府、警察是草木皆兵,惟恐出事,防范心理到了极点。


计划有变,为何是她接任?

“日前,中共中央决定:孙春兰兼任中央统战部部长;免去令计划的中央统战部部长职务。”“另有任用”没错,“调任统战部部长”也没错。那么,问题来了,为何是孙春兰?


不能让踩踏健忘症再跨年

踩踏悲剧发生后,网络舆论场在还原现场的同时,也在猜测悲剧原因中陷入了混乱。愤怒的人们习惯性地陷入灾难情绪中,从网络碎片化的传闻中寻找导致悲剧的原因并义愤填膺地脑补当时现场:有传闻称当时有人往下抛洒美钞造成哄抢,立刻便有人把矛头指向了可能的抛洒者……


对比东京和北京的票价

从地铁票价与居民收入的对比角度看,北京地铁票价比起东京略贵。北京地铁运营方在涨价后,能不能很好地实现盈利,能不能把让北京地铁更加人性化,恐怕是下一步的课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