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火车站一带贩鸟形成产业链 已持续近10年

5月26日中午,广州火车站货运站场,工作人员将疑似装有野生动物的货物拉到停车处。
5月26日中午,广州火车站货运站场,工作人员将疑似装有野生动物的货物拉到停车处。

据报料人称,这种情况持续已近10年,几乎每天都有大量野生动物运到。新快报记者和志愿者针对此事展开长达一个多月的调查发现,报料人所称情况基本属实,除昨日查处的斑鸠等鸟类外,牛背鹭、苍鹭甚至蛇都成为贩运的目标。

市民报料

“工作人员每卸一件货都有小费”

陈绿(化名)在广州火车站一带上班,对火车站货运站场的情况颇为熟悉,一批批几乎每天都会运到的货物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些货物都是从北方随客运列车托运过来的,都是一些装鸟的箱子,有竹篾的也有纱笼的。”陈绿说,这些箱子里面装的基本上都是鹭鸟或斑鸠等鸟类,偶尔也有蛇等野生动物。货物到场后,很快会被几辆蓝色货车运走,而这些货车的车厢无一例外均经过改装,靠近顶部的地方开有一排便于透气的小窗。

“就我知道的,这种情况已经有10年之久,一直没有人过来查。”陈绿说,这些鸟类的发货站点主要集中在河北省邢台、邯郸、衡水,以及河南的漯河、驻马店、信阳、三门峡等地,全部通过客运列车进行托运。

“他们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上面有专人去捕鸟、收购,车站有专人代办托运,车站行包房的工作人员和装卸工每一件货都有相应的小费,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些货不合法。”陈绿说。

志愿者蹲守:一天3趟车来回运货

接到报料后,公益组织“鸟兽虫木自然保育中心”的志愿者当即到广州火车站实地调查。

5月9日下午4时许,志愿者小悠(化名)购买了一张短途车票,从1号候车室处进入货运站台。“当时下着大雨,那个笼子放在外面没有人看管,我就靠过去看了,里面是池鹭和牛背鹭两种鹭鸟。”小悠说,因为担心安全,她没来得及详细查看笼子上的行李托运标志,这批鹭鸟的来源地因此不得而知。

对方经过改装的车辆很容易辨认,随后,志愿者们又蹲守了数天,大致摸清了对方运输的规律。“他们一天分3趟车过来运,都是从火车站东边的一条通道进出站场的,中间要经过一道岗哨,旁人进不去。”志愿者阿梅(化名)说,这条通道位于白云城市酒店旁,货车和工作人员均从此出入,进入数十米后右拐便是运鸟货车的停放处。

根据志愿者的记录,每天上午10时左右,第一辆货车就从这里驶入站场,约一个小时后离开,随后另一辆货车进入站场,并在中午12时到下午1时先后离去。下午3时到5时,当天最后一辆货车开回站场,约一小时后再次运着半车到一车透气性良好的笼子离开。由于视线被旁边建筑所遮挡,志愿者们无法看到站场上的具体搬运经过。

大批鹭鸟在火车站被装上货车运走

记者和志愿者连日蹲守拍下贩鸟人员运输野生鸟类情景

5月下旬,新快报、广州电视台等媒体加入了志愿者们的调查行列。通过多次蹲守,记者和志愿者拍到了贩鸟人员在火车站站场运输野生鸟类的一手证据。

5月21日:

3辆货车将几十笼鸟运走

5月21日上午10时许,新快报记者抵达现场观察位置后不久,第一辆货车驶入站场。为了更好地观察贩鸟人员的举动,新快报记者迅速来到铁路对面的白云区三元里街梓元岗社区,登上一栋居民楼的楼顶,货运站场上的一举一动在此尽收眼底。只见先前进入的货车停放在站场最东侧的一间板房前,车后不远处一辆黄色的小推车上,摆放着两叠共十来个用竹篾编织的笼子,通过望远镜隐约可见里面有活物。由于下暴雨,货车和推车边都看不见人影,到11时许,另一辆货车也来到站场。

“是牛背鹭!”观察过程中,记者身旁的志愿者小道(化名)突然叫道,原来,其中一个笼子里伸出了一个小小的黄色鸟头,刚好被志愿者拍下。“这是牛背鹭的典型特征,因为头部是黄的,所以那些卖鸟的也叫它 黄头鹤 。”小道说,牛背鹭属于广东省重点保护动物,是经常被非法贩卖的物种,志愿者在此前的解救行动中就经常发现,事主一般都无法提供相关运输或养殖许可。

也许是记者手中的雨伞引起了对面贩鸟人员的警觉,这两辆货车并未照往常的时间离开火车站,也不见有别的鸟笼被运来。中午12时30分许,新快报记者尝试暂时离开住宅楼顶,半个多小时后返回时,站场上的货车已有3辆之多,旁边的几辆小拖车上,整齐码放着四叠共约40个装满的鸟笼。很快,这些笼子都被工人搬运上车,随后陆续运走。记者注意到,工人还拿出一条疑似蛇的动物,放进车上的袋子里。

5月26日:

动作娴熟 装满一车不到十分钟

5月26日上午10时许,新快报记者再次来到梓元岗社区观察点时,一辆蓝色货车已经在站场上待命,旁边只有两辆装载货物的小推车,其中一车堆叠着红白相间的塑料货篮,而另一车则装有深蓝色的竖状密封物,两者均高约一人左右。

11时许,另一辆货车来到站场等待。中午12时30分许,两名铁路物流员工驾驶着托运车,从火车站的托运处拉来三车同样为深蓝色的竖状密封物。到达装卸处后,铁路物流员工解开挂钩便开车离去,贩鸟人员并未与之接洽。约莫十分钟过后,旁边临时板房走出四五名工人,开始将拉板车上的货物装载入货车,他们动作熟练,不到十分钟就已装满一车。

5月28日:

货笼内斑鸠叫声引来野生同类

5月28日上午11时许,新快报记者再次到火车站附近进行观察,令人奇怪的是,除了一辆小推车上的两叠笼子外,装卸点处此时并无蓝色货车停靠。12时许,其中一辆货车姗姗来迟,但并未开始装货,半小时后,铁路物流员工开车拉来两辆小推车,上面装有6叠共48个笼子,但工人此时仍未装车,任由它们在烈日下暴晒。

新快报记者用长焦镜头推近看到,这些笼子中装有一些形体较小的鸟类,志愿者阿梅仔细辨认后说,它们都是珠颈斑鸠。“你看笼子旁边有好几只斑鸠在飞,它们应该是生活在附近的,被笼子里同类的叫声吸引过来了。”

下午1时37分,另一辆货车开来,四五名工人从板房中走出,开始装车,全过程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也许是车上空间不足,工人们装满了其中一辆车后又将笼子卸下,几经折腾才全部装车完毕。

相关新闻

河南信阳解救270余只野生动物

据信阳周刊报道,今年6月8日,信阳市森林公安局接到电话举报称:信阳火车站有人非法运输野生动物,运送时间预计在6月9日早上。

接警后,办案民警推断,运送会从新华路经过,于是在6月9日清晨就组织警力在火车站附近路口严密设防。布控蹲守两个多小时后,办案民警顺利抓获运送野生动物的嫌疑人,并当场查获非法运输的野生动物。

经野生动物保护部门鉴定,该次行动解救的野生动物为斑鸠、白鹭、野鹭,共计270余只,属“三有”野生动物。因天气炎热,当日16时,办案民警将该批野生动物运输至偏僻寂静的南湾湖畔予以放生。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白岩松会重蹈毕福剑之辙吗?

综合一假一真的两条消息,微信公众号“记者站”有信心判断,这不过是虚惊一场罢了:“此次央视调整白岩松主持的两个节目,是一次正常的节目调整,被公众无限放大了,‘白岩松摊上事儿了’,基本可以肯定只是一些人的意淫。”


一个媒体人谈白岩松的对与错

在我看来,这个时候白岩松称公安干警“死亡”“离世”,并没有错。但对犯罪嫌疑人用“五十多岁的老汉”,“五十多岁的老汉”的新闻用语虽也没错,但并不恰当,为什么?一个枪杀了这么多人的人,显然是“犯罪嫌疑人”……


未成年人恶意欺凌也该受惩罚

我们的法律,不能把所有的未成年人当作保护对象。对于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的溺爱,就是在给社会制造不定时炸弹。就像网友所忧心的那样:“孩子长大后要不沦为沉默的帮凶,要不就会成为一个压抑的极端者。”


40年僵尸肉是如何漂洋过海的

“70后”猪蹄、“80后”鸡翅,你吃的泡椒凤爪“肉龄”可能有30多年,闻听此言,你的胃是否翻江倒海?有网友调侃:“这年头连肉都开始玩穿越了……也是醉了。”与其说醉了,不如说吐了,那些走私的僵尸肉是最好的催吐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