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者谈马桶盖风波:国外标准让我省时省力

面对“马桶盖风波”,一位业内人士说:“由于我们没有统一的标准和监管,谁都可以在市场上存活,什么样的产品都可以拿到市场上来卖。这才是最可怕的问题。没有统一规则,永远只能是——越诚实经营的企业,越吃亏”

法治周末记者 高欣

就像在原本看似平静的湖面掷下一个石块,一篇两千多字的文章,最近激起了有关“中国制造”话题的层层波澜。

这篇文章题为《中国中产为何蜂拥去日本买马桶盖》,作者是财经作家吴晓波。但连他本人也没有料到,这篇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形容为“很普通”的文章,能够产生如此巨大的能量——先是相关报道纷纷跟进,其后热议随之而来。

3月4日,有媒体报道,在两会讨论中,李克强总理甚至都注意到了国人赴日本购买马桶盖的报道。“消费者有权拥有更多选择,我们也抱着开放的心态,这也会倒逼我们产业升级。”他说。

这场意外到来的“马桶盖风波”自然也波及到了相关的生产企业。

吴晓波这篇文章起到的影响力,“可以超过以前所有(国内)厂家广告投放的总和”。某陶瓷企业市场总监、广东陶瓷行业协会理事罗杰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他更表示,从某个角度上说,可以把2015年视为“中国智能马桶元年”。

不过,要赢回消费者的心,却并非易事。

抢手“日本货”原是“中国制造”

看着网间讨论得热闹,作为一名普通消费者,李林更觉得,自己半年前从日本购回智能马桶盖的决定没有错。

两年前,当李林第一次在日本驻华大使馆新闻文化中心的卫生间见到智能马桶时,她感到很新奇。“光清洗方式就分两种,还带有‘除臭’功能。”

那天,这位平日对科技并不感兴趣的文艺女青年把自己关在卫生间的小格子里,把智能马桶“研究”了好一会儿。

2014年国庆假期,李林花两千元人民币,请去日本旅游的朋友代购一个智能马桶盖。  在她拿到马桶盖时,她一眼就看到了“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字样。但经常代购海外商品的她,对此并不介意。“很正常啊。”她说。

李林觉得“正常”的细节,在此番“马桶盖风波”中却意味着一个不小的转折点:在不少赴日旅游的消费者自以为购买到了日本生产的马桶盖时,媒体报道,一位杭州王姓先生在日本大阪某电器商场“惊奇地发现”:一款松下牌的马桶盖外包装上赫然印着“Made in China”,产地竟是浙江杭州下沙。

最终,这款马桶盖的生产厂家被锁定为“松下电化住宅设备机器(杭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下电化)。

资料显示,松下电化成立于2004年,是松下集团目前全球唯一的电子坐便盖集研发、制造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基地,产品销往中国大陆、台湾地区、香港地区、日本、俄罗斯、泰国等全球各国及地区。

因为王先生在大阪的发现,这家公司被推至前台。

在收到法治周末记者的采访要求后,松下电化官方回复法治周末记者称:“近几年,中国市场对电子坐便盖的认知度不断提高,最近一段时间更是升温,是一个偶然,也是必然,反映出消费者对生活品质的追求在不断提高。”

在这份官方回复中,松下电化表示,从2004年开始在中国国内生产电子坐便盖,松下电化“亲眼目睹和经历了国内的电子坐便盖市场的孕育、发展的过程”。如今,松下电化的生产能力在每年100万台以上,20%至30%的销量在中国国内。

“我们使用相同流水线生产面向不同国家的产品,很多零部件都是通用的。核心技术和质量标准都是一致的。”松下电化表示。

不过,面向不同国家的产品,公司会在细节上作出相应的调整。

“不同国家针对于家电的国家标准有所不同,满足各个国家法律法规是最基本的要求。另外,各国的电压、水质、卫生间环境等有所不同,我们在这方面也会有一些针对性的变化。”松下电化称。

以中日区别为例,“日本是100V电压,中国是220V电压,在电路的设计上肯定会有所不同。另外,相比日本家庭普通的独立厕所间,中国家庭更多的是干湿不分离的卫生间环境,所以对于中国市场的产品,防水能力我们会有针对性的强化”。

缺乏“安全感”的中国消费者

在代购日本马桶盖之前,李林曾经到北京几家大型家居建材城考察过国内销售市场。在那里,她见到过松下品牌的智能马桶盖,也见到过一些其他的国内品牌。一番对比之后,她放弃了在国内购买马桶盖。

“作为消费者,我是比较主观并且多疑的。”李林说,国内市场上销售的智能马桶盖,有些确实看上去很不错,但她不知道那些宣传,“是否百分之百属实”。

“其实在国内,我们消费者现在购买很多产品,都会有这种心态:我们都知道‘中国制造’肯定有好产品,但我们没有火眼金睛,不知道哪个是真正的好产品。”李林说。

这也正是李林宁可去日本买回一个“中国制造”的原因——在她看来,产品出口日本的标准,为她节省了“筛选”好产品的时间和精力。

对于这一问题,中国消费者协会消费指导部主任皮小林也有着自己的观察。

“有信息表明,我们有一些企业确实能够给消费者提供好的产品,只是有些消费者不知道,或者存在误解。所以在消费者的消费选择上,包括消协在内的一些机构,都有义务给消费者提供相关的选择信息,这需要消协来共同引导消费者科学理性消费。”

2014年10月9月,上海市消保委公布了2014年度对智能坐便器的抽查检验结果,共抽检了27件样品,其中包括15件实体店购买品和12件电商网站购买品。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当时的抽检结果发现:松下电化、美标(江门)、九牧、欧尚卫浴等公司生产的产品,有14款产品符合标准,3款产品“整改符合”,10款产品不符合标准。

不符合标准产品的主要问题,包括防水保护程度低、输入功率和电流低于明示值、接地措施存在安全隐患、标志和说明信息不全等。

对于这份抽检报告,皮小林表示,这种比较试验的方式,也是消协今后要加强工作的主要方面。“上海消保委的这个测验中,也有一些合格的好产品公布。”他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在上海工作的刘炜也看到了上海消保委的这份抽检报告。当时,他也在准备将家中的普通马桶盖更换为智能马桶盖。

“我正准备买,结果看到这份报告,发现我想买的那款智能马桶盖赫然在列。”他对法治周末记者说,“想了很久,我决定日本代购。”

刘炜非常清楚购买海外商品的弊端,“比如产品不一定适合国内生活需求,以及售后服务很成问题”,但他还是觉得,“最起码质量标准,国外总是比国内有保证的”。

而李林唯一的担心在于水质。“国内水质较硬,我有些担心,用一段时间后,会有水垢的问题。”

皮小林告诉记者,同样作为消费者,如果个人选购智能马桶,他会依次考虑三个问题:“安全性能、性价比以及售后服务。”

“如果售后服务跟不上,有质量问题就不好解决。”他说,“现在旅游消费、跨境消费这么热,市场国际化,类似于马桶盖这样的情况还会有。这种情况值得研究,特别是在跨境消费的保护上。售后服务和消费维权非常重要,作为消费者,应该综合考虑各种因素。”

有意思的是,3月5日,在两会政协经济界别的分组讨论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监会原主席刘明康现身说法:“我前些天在西单买了个马桶盖,价格也差不多,没用几天就不好使了。”

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罗杰坦言:“我们现在正处在这个关口……连我们中国人自己都忍受不了我们自己的粗制滥造了。但是,我们作为个体,除了是消费者,也是各自工作领域的制造者。我们在指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粗制滥造时,也应该想想,自己是否在各自的领域中尽了本分、做到了最好?”

国货反击也需“规则”给力

在吴晓波的《中国中产为何蜂拥去日本买马桶盖》一文中,他这样写道:“我的这些在冲绳免税店里疯狂购物的,年轻的蓝狮子同事们,大概都算是中国当今的中产阶层,是理性消费的中坚,他们很难被忽悠,也不容易被广告打动,他们当然喜欢价廉物美的商品,不过他们同时更是‘性能偏好者’,是一群愿意为新技术和新体验埋单的人。”

然而,智能马桶盖的消费主力,是否如吴晓波所言多为“中产”,尚无严谨的市场调查结果。

但是,无论按照可以查询到的哪种标准,李林和刘炜都不能算得上是“中产”:二人都是城市白领,月薪几乎都供了房贷。二人购买智能马桶盖的初衷,各有不同。

在有过用户体验的李林看来,对性能的“喜欢”促使她作出了最终决定;而刘炜则是因为周围老板与同事的推荐和“怂恿”,“他们都说好,我就决定试试”。

而在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有过马桶盖购买行为的10位消费者中,只有李林和刘炜是有想法并付诸行动的,有两人有过想法最终放弃,另外6人表示“从未考虑”。

一位从事公务员工作的消费者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之前我没听说过智能马桶盖,网上看到这个事情,我去查了查,但我不会考虑购买。原因有两点,第一是价格相对偏高,第二是感觉没有必要,我们普通家庭,只要勤刷马桶勤做清洁就完全可以了。”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这些尚不认可智能马桶盖的人们,恰好是巨大的潜在客户。

据悉,福建卫浴圈人士近期召开了一次会议,共同商讨马桶盖产业发展。

一家洁具公司的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该公司生产的洁具在全国智能马桶产品进行优惠促销,“前来单挑日本马桶”。同时,一家国内卫浴龙头企业的总裁亦向媒体透露,公司已推出“免费试用、满意付款”活动。

紧接着,在这位总裁的邀请下,包括罗杰在内的国内卫浴行业观察者和相关媒体,前往公司的智能卫浴生产基地,现场参观了其生产流程。

“我一直在等待国内卫浴厂家的应对。作为低关注度的陶瓷卫浴行业,我们对于社会热点话题的把握尚缺乏准备。”罗杰说。

国货马桶盖的“反击战”仍在继续。

罗杰认为,一些国内智能马桶做得比较好的企业,“现在应该大家都有动作吧”。

在皮小林看来,“倒逼产业升级”是可能的。他对法治周末记者说:“消费者的需求是合理的。在经济和消费新常态下,我觉得,作为生产企业,要不断提高产品的功能、工艺等,以此来适应并回应消费者的需求。”

然而,我们的“中国制造”当何去何从?

“在熟悉的本业里,咬碎牙根,力求技术上的锐度创新,由量的扩展到质的突围,正是中国制造的最后一公里。”这是吴晓波的观点,他认为,“中国制造”的明天,并不在他处,而仅仅在于——“能否做出打动人心的产品”。

李林也看了吴晓波的这篇文章。她说,当年在日本大使馆里第一次看到智能马桶盖时,可能就是因为“自己被打动了”。

“我很高兴看到国内企业的‘反击’,也希望国货可以成功逆袭,但是真正效果如何,还是要硬碰硬地去拼产品的技术和质量。”李林说。

罗杰认为,在“中国游客疯抢日本马桶盖”事件中,更应当反观自身的,是本国市场监管和准入机制问题。

“国内陶瓷卫浴行业里面,能够有资格做标准制定的,至少有四到五家,但这几家都有特定的既得利益。同时,每一次改革都有遗留问题。以我对行业的观察来看,我们的企业并不缺乏创新。更多需要关注的,是我们的标准应该怎样规范、提高。”他说。

在他看来,“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企业。如果政府不能维护市场竞争秩序和规则,那么,一场没有规则的游戏,是不能保护好优质的运动员的。由于我们没有统一的标准和监管,谁都可以在市场上存活,什么样的产品都可以拿到市场上来卖。这才是最可怕的问题。没有统一规则,永远只能是——越诚实经营的企业,越吃亏。”


国企腐败比国家机关更严重

国企腐败程度之所以比国家机关更严重,这是由国企的性质决定的。相对于民企私企而言,它的所有权是“国家”(全民的),它的负责人充其量是职业经理人。企业的兴衰存亡,对他们没有那么强的利害关系。


向富人征税的共识应尽早达成

其实,“向富人征税”的理念在法理上讲,符合权利义务统一的精神。美国思想家爱默生曾说,“税收与你获得的得益如影随形。”富人或者高收入者在这个体制中获得了高收益,应当向社会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1千亿教育经费没花完说明什么

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王定华在政协会议教育界别的小组讨论会上,回应关于教育经费没有花完问题时称,2014年全国各级财政预算共安排教育经费2.4万亿元,实际支出是2.29万亿元,确实有1千多亿元没有花完。


嫖宿幼女被判强奸的未竟之问

嫖宿幼女被以强奸罪判刑,这是国内首例,破冰意义自不待言。不少网友仍不满意,认为量刑5年称不上“从重处理”。其实,不必太过纠缠量刑长短,更应该将目光聚焦于此案意义以及如何废除嫖宿幼女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